致公党中央:关于改革沿海伏季休渔政策的提案

作者: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3-05 10:40:5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995年,我国开始实施全面伏季休渔制度,对近海渔业资源保护起到了积极作用。但随着渔业捕捞能力的提高,伏季休渔的保障力度正在逐渐减小,现有的限时休渔政策已经难以继续实现对渔业资源的保护。《农业部关于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意见》(农发〔2017〕1号)指出,加强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强化幼鱼保护,积极发展增殖渔业,完善伏季休渔制度;落实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和渔船“双控”制度,启动限额捕捞试点,加强区域协同保护,合理控制近海捕捞。因此,改革伏季休渔政策对于维护国家的宏观经济和维持沿海地区的稳定性具有重要意义。

  一、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渔业资源日益枯竭

  虽然每年我国沿海都在严格执行伏季休渔政策,但沿海的渔业资源越来越少,主要经济鱼类资源大量减少。近两年来,东海小黄鱼12 月份资源残存量仅为伏季休渔时刻的11%,当龄鱼的渔获比例由伏季休渔实施前的43.14%上升至74.64%,剩余群体的渔获比例由56.86%下降到25.36%,渔获物组成由以原剩余群体为主,转变至以幼鱼和低龄鱼为主,资源结构的脆弱程度进一步加剧。农业部《全国渔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全国水产品总产量6600万吨,国内海洋捕捞产量控制在1000万吨以内,与2015年相比减少309万吨,从侧面印证了近海渔业资源减少的事实,现行的伏季休渔政策已不能充分缓解渔业资源不断减少的趋势,如继续执行当前休渔政策,势必造成近海渔业资源继续减少甚至枯竭。

  (二)捕捞能力逐年提高,伏季偷捕加剧资源枯竭速度

  实施休渔期之初,经过几个月的养护,近海渔业资源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渔民们可以在开渔后的几个月内捕获颇丰。但随着海洋捕捞技术的日趋成熟及渔船和捕捞工具的更新换代,每年实施捕捞的渔船数量仍达10万多艘,渔民仍保持在100万之众,伏季休渔政策对于海洋资源的保护作用正在日益减弱。加上捕捞业从业人员高额工资支出以及各种燃油费、船体保养费、生活开销,迫使船主选择加班加点的捕捞作业以提高产量,增加收入,直接造成了渔业资源过度捕捞,伏季休渔期间所繁衍的鱼类在如此高强度的捕捞作业面前很快便消失殆尽,年复一年的过度捕捞导致近海无鱼可捕。2017年,史上最严休渔制度出台,但对鱼类生态的保护比较有限,无法遏制海洋渔业资源衰退和海洋生态环境恶化的势头,无法解决资源再生量与消费量的平衡;而部分渔民伏季休渔期间违反休渔政策,偷偷出海捕鱼,进一步加剧了渔业资源的枯竭速度。

  (三)伏季休渔期不能涵盖所有海洋生物繁殖期

  近海的经济鱼类多达几十种,不同鱼类都有各自的繁殖期,伏季休渔结束之后的开海期内,仍有很多海洋生物处于繁殖期,造成很多鱼类的亲鱼在还未产卵的情况下就被捕捞上来。比如小黄鱼的繁殖期是3-6月份,繁殖期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开海期间,很多亲鱼都被捕捉上来。类似小黄鱼的鱼类还有很多,长此下去,这些鱼类的种群规模日益萎缩。

  二、关于改革沿海伏季休渔政策的对策建议

  伏季休渔政策的初衷是保护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而现行的伏季休渔政策在保护力度上逐年减弱,有必要对其进行调整,实施限时捕捞与限量捕捞相结合的休渔制度。

  (一)结合经济鱼类繁殖期灵活制定休渔时间段

避开鱼类的繁殖期进行渔业捕捞是增加渔业资源的重要手段。完善沿海限捕、禁捕时限和区域,根据具体鱼种的繁殖期和产卵场区域,制定全年分段休渔期,休渔周期实行弹性时间制,每一时间段一至两个月,让更尽可能多的鱼种得到繁衍生息;针对鱼类重要的产卵区域,增设一定数量的海洋渔业保护区,实施全年禁捕。

  (二)“限时”与“限量”相结合的休渔政策

参照东南沿海限额捕捞试点工作经验,在每个码头设置监督部门,对所有从业渔船进行统一编号,结合市场准入机制,实行配额制,在捕捞品种及捕捞数量上进行规范化管理,建立覆盖全国的海捕产品物流网,保障进入市场的海鲜产品可以有效溯源。

  (三)结合奖惩措施,根据渔船特点制定捕捞计划

  为保护渔民的积极性和利益,对于严格遵守捕捞政策并且长期无安全生产事故的渔船,在某些鱼获品种盛产月份提高对该品种的捕捞限额,促进渔民遵守政策,提高渔民的安全生产意识。持续清理整治“绝户网”和涉渔“三无”船舶,加快实施渔民减船转产。对于违反政策甚至由此造成安全生产事故的渔船,渔政部门应加大打击力度,必要时可以采取如暂扣渔船、暂停各类补贴和罚款等措施;对于情节严重的,应根据相应法律规定,追究其刑事责任。

  (四)加大宣传力度,深入推行渔业可持续发展理念

  政策的推行,最大的阻力在于民众的不理解。减少捕捞量对渔民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短期内收入的减少。加大宣传力度,让渔民了解可持续发展的意义,让“限时”与“限量”休渔政策深入人心,将渔民由政策的反对者转变成最有力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