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冬松岛

作者:陈祥胜  来源:www.w88top.com   发布时间:2018-01-31 10:18:4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编者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方眷恋的故土。无论身在何处,故乡与游子之间,总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思念和向往。笔者出生于广东省徐闻县和安镇冬松岛,在海边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如今,离开家乡已有30多年,前段时间回家探亲,岛上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依旧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在走访之中,时时感受海岛的新变化。

  深厚的人文历史

  冬松岛是一个纯渔业村庄,临海而立。近陆距离0.86千米,岸线长度10.43千米,陆域面积2.4661平方千米。

  “冬松岛”这一地名缘何而来?查阅有关资料得知:“岛上有一大榕树,取名单松岛。后谐方言为冬松岛”。2013年7月出版的《中国海域海岛地名志(广东省湛江市卷)》标明:“《广东省海域地名志》(1989年)中记载,该岛为单松岛,1925年后改为冬松岛。2011年海岛名称标准化处理为冬松岛。”

  岁月更替,物转星移,如今,冬松岛上的那棵大榕树已经找不到了,岛上依然保留着7棵古榕树,盘根错节,遮天蔽日。2002年1月,徐闻县政府给岛上的古树编号、发匾,百年老榕树受到保护,其中树龄最大的达280年。岛上居民对古榕树心存敬畏之心,视之为神树,有村民在树下礼拜,祈祷家人平安。

  冬松岛分南北两区,辖10个村庄。从码头上岸,沿岛上的中线公路从南端走到北端,全长3.2公里,约需半个小时。冬松岛拥有深厚的人文历史,创办于1936年的冬松小学,至今已有82年的历史。岛上分别建有天后宫、王中宫、雷祖庙。搬迁到外埠的村民每逢农历初一、十五,都要回岛烧香祭祀。住得较远的,也会在每年农历三月十九日赶回冬松岛,参加“宝诞节”活动。

  濒临消失的技艺

  冬松岛靠海吃海,岛民的主要职业是捕捞和养殖。几十年过去了,当初被看作养家糊口的谋生技能,现在成了一个个濒临失传的老手艺。

  点鳝。“手持叉子背文化筐,海滩巡回找鳝孔,玄机洞口放药引,熏得鳝儿探头看”。该民谚说的就是海滩点鳝。每逢退潮,点鳝高手便在海滩上寻找鳝藏身的洞孔,并用熏药引鳝出来,然后一叉子戳下去,半天就可收获好几公斤“土龙鳝”。过去岛上几乎每个村都有这样的点鳝能手,如今已寥寥无几。

  钓花蟹。钓花蟹不放钓,用铁丝圈一个筛斗似的圆圈,用胶丝网套着。圆圈外周用几条线拉起来,类似风筝。钓花蟹时,将弹跳鱼绑在线圈上,花蟹闻着弹跳鱼的腥味过来咬饵料,一上钩线绳就会抖动。捕蟹人拖拽线绳,花蟹“束手就擒”。用“海底风筝”钓蟹经济环保,钓到的花蟹又大又肥。现在,这种传统的作业方式已被放网捕蟹取而代之。

  放章鱼笼。在泥泞的海滩上隔几步放一只拳头般大小的竹笼,竹笼埋在海泥里,只露出笼头,里面放小蟛蜞作饵料。蟛蜞是一种小型蟹类,又称“螃蜞”。章鱼钻进笼子后被笼丝阻碍,放笼人打开笼盖就可轻松抓到章鱼。这种方式捕到的章鱼不仅鲜活,而且不会破坏海洋环境,可惜现已绝迹。

  此外,还有竖网、赶蟛蜞、做坪网、舂米、箍桶、补坛罐等,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机械逐渐取代人工,海岛上的老行当渐行渐远,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海岛生活有喜有忧

  近年来,海岛人的生活大为改观。简陋的草屋早已匿迹,居民大多住进了瓦屋和小洋楼。不少家庭开通了无线宽带,用上了电脑。岛民出海作业都是机船,效率高,收益好,安全性强。

  生活条件好了,但陆域面积逐年减少。岛上地少人多,没有宅基地,村民只得向外发展。据悉,在外罗埠居住的冬松岛人,占岛上居民的三分之一,渔民比例将近五成。

  在与村民的交谈中得知,目前冬松岛上渔村的特色明显减退。1996年,新安大堤修筑后,渔船从冬松岛开到外罗港,已无法就近在涨潮时从新寮海滩经过,必须绕一个大弯。从外海行驶,风险大、成本高、时间长。以往“水尾”时节,冬松海域千帆竞发,红旗飘逸,场景非常壮观。现在新的堤坝阻断了港沟,海滩变成虾塘。在外罗港作业的渔船不再回冬松海。渔船停泊在外罗港,渔民乘三轮车经陆路到码头,乘渡船返海岛。

  交通不便,是制约海岛发展的瓶颈。现在出入海岛,由于渡口阻隔,得以“日”为计时单位,节奏慢,效率低。岛上的居民盼望能从南边的码头直通对面的金鸡岛,这样汽车来往快捷,人员出入方便,货物销售顺畅,冬松岛会有更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