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监测中心开展“桑吉”轮事故海域应急监测纪实

作者:记者吴祥贵 通讯员杨涛 邓邦平  来源:www.w88top.com   发布时间:2018-01-31 10:02:2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8年1月6日晚,载有的13.6万吨凝析油的巴拿马籍油船“桑吉”号与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号在长江以东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全船失火!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东海分局接报后立即下达指令启动应急响应。作为海区环保的一线守护者,东海监测中心迅速作出部署,组成多个应急监测小组,展开应对。

  缆绳崩断大风浪中艰难登船

  为掌握现场第一手资料,1月7日,东海监测中心由化学监测室杨涛带队的第一应急监测小组连夜乘坐海警船赶往舟山事发海域,准备开展应急监测。由于事发海域海况异常恶劣,海浪高达4米~5米,船舶受阻于舟山外海。为尽快获取现场第一手资料,1月10日上午,分局应急指挥组决定调派在事故现场参与搜救的东海分局最大的船舶2901船紧急返航,到舟山外海,接应第一应急监测小组。当晚22时,第一应急监测小组在衢山附近搭乘小渔船前往2901船,当时风大浪高,夜色笼罩,小船的缆绳缠上2901船的缆桩后剧烈颠簸,上下幅度达到2米,一根小孩手腕粗细的缆绳突然崩断。2901船决定调整船的方向,让大船受风,庇护小渔船。最终,在水手们的帮助下,中心4名监测队员经过1个多小时的努力,才将所有监测设备搬上了2901船,紧急驰赴事故海域。

  加密监测获得700多组数据

  第一应急监测小组于1月11日早7点抵达事发海域后,立即对“桑吉”轮附近海域开展取样分析工作。“桑吉”轮沉没以前,船只随着海流不断地漂移,领队杨涛每天早上7点同船长沟通,根据现场实际情况,围着事故船只绕行一周,有针对性地选取6个~8个监测站位,组织人员开展水样采集等监测工作。特别是在“桑吉”轮下风口的监测站位采取水样时,最近处距该船仅有0.6海里,燃烧的“桑吉”轮随时有爆炸的危险。“桑吉”轮上装载的凝析油具有强挥发性,监测区域不时闻到刺鼻的味道,一些队员出现了头晕恶心的症状,还有的队员正发着高烧,但他们都没有退缩,一直坚持工作。

  为获得更加及时、详尽的现场资料,第一应急小组还对事发区域进行加密监测。4人轮流值班,围绕“桑吉”轮开展昼夜连续监测,严密观察海面溢油情况,监测项目包括水文气象、盐度、pH值等。

  至1月19日下午返航前,第一应急监测小组在9天的连续监测中,共获得现场数据748组,采集样品123份,为应急指挥领导小组的决策提供了宝贵的现场数据。

  抢修仪器完成立体监测

  在“桑吉”号油轮沉没后,按照《东海分局巴拿马籍“桑吉”号油轮沉没事故应急监测实施方案》要求,东海监测中心派出由水文气象、海洋化学和海洋生态等多学科技术骨干组成的第二应急监测小组。第二应急监测小组迅速准备好监测所需仪器20余台,生物采样瓶320个,各类水质采样瓶(管)2200多个,在海况五级的恶劣条件下搭乘“中国海警2149船”,赶赴事发海域,开展沉船溢油海域环境立体监测。

  在1月17日23点,开展站点作业的时候,温盐深仪(CTD)在回收到甲板过程中,船舶在一个巨大涌浪冲击下出现剧烈颠簸,船艉瞬间碰到了水面,钢丝绳上的温盐深仪重重撞击在A型架上,被撞坏了,不能继续使用了。没有了温盐深仪就不能采集到水体各个水层的样品和数据,这将严重影响调查效果。这时,监测组里物理海洋专业的资深工程师李阳对大家说:“别慌,我来研究研究”。只见他戴起皮手套,拿起工具箱,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后,走向了风雨飘摇的后甲板,对温盐深仪的线路、器械等情况进行了全面排查,最终找到了故障原因,原来是电子元器件的一个连接线在猛烈的撞击中震松了。找到故障后,李阳熟练地拿起电焊枪进行精准焊接,并组装器件,调试后再次开展采水作业,修复获得成功,整个过程仅仅用了40分钟。

  太困了,队员们躺在地铺上眯几分钟,再起来作业;晃倒了,跌跌撞撞爬起来继续测试;晕船了,摇摇晃晃扶着栏杆继续坚持采样;有位队员胆汁都吐出来了仍然坚守在岗位上。

  从1月17日到达事发海域,到1月21日返航,第二应急监测小组连续奋战4天4夜,完成了约2.2万平方公里海域49个监测站点的监测,共采集现场数据1100余组,样品800余份,及时获取了事故船舶燃烧沉没后该海域大气、水质、生物体和沉船溢油现场的信息和样品,并拍摄了多份现场影像资料,为“桑吉”号沉船溢油生态影响科学评估奠定了坚实基础。